科技前沿热点
科技要闻

如何包装一个练习生?中国偶像产业大揭秘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20-09-23


创业并不比做音乐简单。

文丨猎云网ID:ilieyun

作者丨韩文静

和其他创业者不一样,姜胜楠身上“音乐人”的气质格外明显。
见到姜胜楠的那一天,中国好声音正在哇偶文化MIGOTOM流行音乐进行为期两天的海选,身兼公司创始人和音乐制作人两个身份,姜胜楠要把控妆造、节目、面审的编排等每个细节,忙得不可开交。
作为中国好声音的“大户”,哇偶文化连续三年向中国好声音的舞台输送了不少转身选手,包括周杰伦战队的朱文婷、庾澄庆战队的彭安妮等等。在成立公司之前,姜胜楠就向《中国好声音》推荐过夏恒。
除此之外,《明日之子》九大厂牌之一李泽珑,《创造营》王孝辰、乔君武,《这!就是原创》郑金滔,《中国新说唱》李智恩,均来自哇偶文化MIGOTOM流行音乐。
2018年被称为中国“偶像经济”元年,《偶像练习生》《创造101》的现象级爆发,让不少人在千亿级的偶像产业市场中嗅到商机,从偶像养成真人秀节目到整个偶像经纪行业,大批金主摩拳擦掌携重金进入。
武汉哇偶文化MIGOTOM流行音乐也在那年正式成立,成立之初就获得了10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。
“我不觉得自己在追风口,熟识我们的人都知道,2018年之前我们一直是做个人培养,现在增加了练习生培养体系,是由于市场的必要性。”在姜胜楠看来,培养一个人和培养一群人,差别并不大。目前,哇偶主营偶像训练、原创音乐、艺人经纪、娱乐包装四大业务。
这不是姜胜楠第一次创业。早在2016年,姜胜楠成立了ISONG工作室,也就是哇偶文化MIGOTOM流行音乐的前身,专注于音乐教育领域。
创业并不比做音乐简单。在武汉音乐学院当了十几年的爵士键盘教师的姜胜楠,面对身份的转变,一开始有些不适应,从音乐人思维转变为商人思维,是她现在依然在不断修炼的事情。
眼光
“姜胜楠的学生是一群稀奇古怪的人。”在武汉音乐学院教了十余年的书,姜胜楠收到过很多这样的评价,她也逐渐地发现自己在看人眼光上的独到之处。
在姜胜楠30岁那年,她的一个学生参加湖南卫视的一档选秀节目被全国很多人熟知,从那之后,她手下相继出来了很多人。
“我突然发现,我看一个歌手或者说看一个人的眼光是跟别人不一样的,这些人在一开始的时候,不会被大家认为是一个好的歌手。”
姜胜楠不会用大众的标准去定义一位歌手的好与坏,作为一名制作人,她最擅长的是去挖掘歌手本身的东西,比如音色、特点、天赋、潜力,而不是传统音乐学院和市场注重的唱功。
稀奇古怪,也意味着市场的缺失性。当一位艺人对自己风格定义不那么明显的时候,制作人就是发掘市场没有的事物以及艺人身体蕴含的东西,然后帮助其放大。姜胜楠就是在做这件事。
“想成为一个真正的歌手,依靠声乐老师是远远不够的,需要合适的制作人。比如说帮助王菲开拓新风格的张亚东,或者是让袁娅维脱胎换骨的常石磊,制作人能创造很多让歌手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。”
在做制作人的过程中姜胜楠渐渐发现,在整个教育市场上,真正在做流行音乐的人很少,她想把流行音乐做大。但一个人的力量终究很小,姜胜楠只有自己想办法去系统的做这件事,在2016年底,她创办了ISONG流行音乐工作室。
”ISONG是一个流行音乐工作室,两百多平米的大小,做了两年多,后来在2018年融资之后就成立了哇偶文化MIGOTOM流行音乐。”ISONG,其实是哇偶的前身。
“选择创业和这些年的沉淀有关,我不仅仅是老师,也不仅仅是一个制作人,这些年我尝试过很多事情,做OST、写歌、参加选秀节目、成立工作室……很多小因素聚集在一起,才有了创业的想法。”
音乐人到商人
根据国际经验,人均GDP达8000美元左右时,文化产业会迎来高速增长,偶像产业作为文化内容分支更不例外。
市场需求的井喷下,有数据分析在2020 年,艺人经纪市场的规模有望达到千亿级别,未来五年年均增长率将在30%左右。有预测称,未来3-5年,中国至少会诞生3-5家市值200亿的专门艺人经纪类上市公司。
“从音乐人转变为商人,难度很大。”姜胜楠坦言,从音乐人思维转变为商人思维,是她现在仍然在修炼的事情。音乐的最大特性是自我和纯粹,而做公司,需要把自我的东西暂且搁置,去上升到一个更大的格局。
2018年的时候,偶像经济大热,有很多家风投机构关注到这个行业,彼时,姜胜楠的ISONG流行音乐工作室也需要扩大,“不能只做教育一个点,我希望能够布局从前期培训到后期包装的全产业链条。”姜胜楠的这个想法和现在资方一拍即合,ISONG顺利地拿到了个人投资者王璞1000万元的投资,搭建了新的团队,化身为哇偶文化MIGOTOM流行音乐。
“我不觉得自己在追风口。”在姜胜楠看来,培养一个人和培养一群人,差别并不大。2018年以前,公司侧重于做个人培养,如今增加了练习生培养体系,是出于市场的必要性。
教育是哇偶最重要的一环,把前端的教育培训做好之后,自然会有人在市场上脱颖而出。“来我们这边学习的人是想学好东西的,不是为了成名过来的。”姜胜楠想要做好真正的流行音乐教育,“我们所有的端口都有,把流行音乐做好之后,怎么可能出不来人呢?我们布局的是一个整个的音乐产业,前端培训是基础,到后面一定会产出成果的时候,那个时候我们就会对包装,输出到市场上去。”
对艺人来讲,后端的包装固然重要,但姜胜楠坚信,没有前期系统的培养,一切都是空谈,而哇偶的优势就在于前端的培养,“我们的女团练习生去试好声音,评委说这女孩唱的很好,这她其实是我们的舞蹈担当和rap担当,我们大vocal还没有来。”
在盈利模式上,哇偶文化不仅仅做教育,在音乐版权、词曲制作层面,与很多公司达成合作。经过考核之后练习生,会被培养成为艺人,产生市场价值。融资三个月后,哇偶已经可以自负盈亏。
崩塌
“造人”像是一场赌博,而且赌注全压在了别人身上。
做音乐十几年,姜胜楠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,但在创业之后的某些瞬间,她发现自己离“自我”越来越远,个人的喜怒哀乐和公司成员深深的捆绑在一起。“有那么一刻,我也会突然怀疑自己,我在干嘛。”
BIGFACE是哇偶文化在2019年推出的偶像女团练习生厂牌,在接到《创造营2020》入营通知之前,BIGFACE组合的5个女孩儿已经无休止的训练了一年多,练习到凌晨三四点对于她们来讲,是一种常态。
姜胜楠深知拿到创造营这张入场券有多不容易。
“对于练习生来讲,前期的培养很重要,但我们的最终目的是出口。”而在现阶段的中国市场,出口的唯一方式是参加选秀节目,但很遗憾,姜胜楠没有等到BIGFACE在台上那句:我们是来自武汉哇偶文化的BIGFACE。
受疫情影响,今年的大年初八,也就是进营的前一天,BIGFACE收到了无法参赛的通知。五个女孩通宵排练、精心准备的创造营初舞台,只能化作泡影。那一晚,姜胜楠在家失声痛哭。
对于成功和失败,姜胜楠早就习以为常,她也有预感,BIGFACE可能出不了武汉,但当那一刻真的来了,她感到了深深的迷茫和无助。
“我的喜怒哀乐全部倾注在公司,创业之后,渐渐地失去了自我,活的没有自己的样子,在那一刻我崩塌了,我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情崩塌,那一刻你的感觉是无力的。”
“后来我看到她们了,当时她们来我家里,一句话都不敢说,怕我难过,我也怕她们难过,就和她们讲笑话,那一刻突然就释怀了。”
姜胜楠觉得,坚定自己很重要,到了这个年纪要相信自己在做什么,永远不要怀疑自己。5月17日,未能如期入营的BIGFACE带着作品《哪吒闹》来到了公演舞台,BIGFACE的成员梅子感慨,“其实我们能来到这个舞台,就已经不是遗憾了,完成这个作品,就是我们最大的心愿。“
死磕
作为一名音乐制作人,公司有很多东西都需要姜胜楠进行最后的把控。今年中国好声音海选,选手的妆造、面审的节目编排,姜胜楠都会参与其中,后面歌曲更是需要她亲自操刀。
“分身乏术,即使目前我有很多副手,但很多事情依然需要我来决定。”哇偶文化还处在创业的初期阶段,姜胜楠觉得公司的方向一定要定死,公司的审美、标准、艺人的歌曲等一切环节,在前期都要有一个明确的方向,只有这样,后期才能完全实现自由。
哇偶文化的经纪人小t告诉猎云网,姜胜楠把工作和生活分得很开,”工作的时候还是蛮严格严肃的,录歌的时候大家都怕她,非常怕,但是生活中,她就是一个很可爱的人。“
在姜胜楠看来,经纪公司并不是简单地给艺人们一人出一首歌,重点在于出什么样的歌,如何到达高品质的标准,这是她一直在“死磕”的事情。
按阶段划分,中国的偶像经济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。
第一轮是2003-2007年以超女快男为代表的电视选秀时代;第二轮是2008年以后以天娱等公司为代表进入了仿韩时代;第三轮是2012年以后,产生了TFboys、SNH48等爆款时代,开始进入了的工业化生产时代。
和日韩的偶像产业相比,我国偶像产业在培训、制作、运营和销售上都还处于摸索阶段,本土偶像制造工业现有不足也比较明显。
“武汉这边的商务、媒体资源和北京上海相比,要少很多。”姜胜楠觉得武汉缺少偶像经济的文化氛围,她想做一个起始者,“换个角度来看,我们抢到了武汉市场的先机,只有我们坚持去做,让大家知道武汉有经纪文化,这边的资源和市场才会被唤醒,然后大家一起去成就这件事。”
今年,哇偶文化MIGOTOM流行音乐的布局转移到了线上,“杨天真都开始直播了,我们也要顺应时代的潮流。”哇偶文化一直以来都是以参加线下节目为主,但今年增加了线上课程和短视频推广渠道,也会在抖音上打造演唱达人的个人IP。
少年团是哇偶今年想要去发力的重点。市场上,偶像的低龄化成为趋势,注重“养成”的哇偶文化正在打造一个年龄层在8至11岁的少年团,预计在今年9月份推出。“培养低龄化的偶像在中国市场已经不稀缺了,但大多数公司的培养会比较乱,我们还是注重前期培训而不是出作品,希望从哇偶出来的孩子能像成人一样一顶一的打。”
身边人对于姜胜楠最多的评价是“酷”,谈到创业,姜胜楠表示她的初心是做好流行音乐,创业从来都是顺势而为,“我不觉得自己会是音乐人里面最会创业的,但我希望自己是那个能把音乐和商业完美融合的人。”

和有趣的人交流,猎云读者群欢迎你

(微信号:lieyunwang07)
-END -
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时隔两年多,小米欲重返巴西智能手机市场

  • 驻上海丨忆北京丨看硅谷——2016年投资...

  • 知识产权看深圳 | ...

  • 中国O2O城市实力排行榜,大连排第13

  • 如何包装一个练习生?中国偶像产业大揭秘

  • 王磊宣布阿里本地生活新策略:快速开拓三四...

  • 美公司因美国政府停摆问题被迫推迟火箭发射...

  • 58.7%手机游戏用户表示未来不会为游戏...